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福州“小東南亞”:難忘的鄉愁與煙火味

  中新網福州1月29日電 (彭莉芳)搭桌,擺凳,生火……天沒亮,華塑小區的攤主就忙了起來。

  小區不大,攤位很多。油綠的糍粑、軟彈的彩虹糕,印尼沙嗲肉串辛香四溢,越南腸粉細膩爽滑,還有花酥餅、椰絲糕、炸春卷……到七點,伴著越南滴漏咖啡四溢的堅果香,東南亞風味小吃已引來食客大擺長陣,人頭攢動。

住戶在小區里支起小攤,販賣從東南亞進口的特產和自制的東南亞美食。
住戶在小區里支起小攤,販賣從東南亞進口的特產和自制的東南亞美食。
華塑小區位于福州華林路上!∨砝蚍 攝
華塑小區位于福州華林路上!∨砝蚍 攝
華塑小區成福州食客打卡熱地!∨砝蚍 攝
華塑小區成福州食客打卡熱地!∨砝蚍 攝
越南長粽!∨砝蚍 攝
越南長粽!∨砝蚍 攝
印尼烤肉!∨砝蚍肌z
印尼烤肉!∨砝蚍肌z

  “兩下半就賣光了!明天早點來!”十點左右,招呼聲便會在小區響起。喊話的是老歸僑周伯,許多攤主與他既是鄰居也是異國同鄉,“他們信任我,客人多時就幫一下”。

  華塑小區位于著名僑鄉福州市的華林路上,大部分住戶是印度尼西亞、越南等東南亞的歸僑與僑眷。20世紀90年代,一些住戶在小區里支起小攤,販賣從東南亞進口的特產和自制的東南亞美食。三十幾年來,他們憑借“南洋風情”的好滋味“出圈”。華塑小區因而被贊為榕城的“小東南亞”。

  三十年前,在小區最大的榕樹下,印度尼西亞歸僑小朱賣起母親傳授的“沙嗲”印尼烤肉。肉質柔軟、滿口生香的好味道引來越來越多食客,時間一長,小朱成了眾人口中的朱老板。即便忙時一天銷近千串烤肉,他攤位上還是一輛推車,一張桌子,兩張紅色塑料椅。

  攤位不大,這一烹制于廚房的小吃,為何能紅火多年?“肉一定要嫩;制作要細心,講究工序!敝炖习逯钢⒂阢y色保溫壺的褐色醬料,笑著賣關子,“特色就在這,加了豆蔻花,還有別的香料。這就是印尼味,是‘沙嗲’”。

  年歲漸長,朱老板每天做的烤肉也少了,即便自覺身體吃不消,但他會堅持接下老歸僑的訂單!八麄冞能吃到就ok了。以前在海外吃,味道烙印在腦子里,他們老惦記著!

  小區一年生意最紅火的時候是春節。今年尤甚。因危舊房問題,年前,小區向住戶發布房屋征收告知書。消息一出,不舍道別的老客紛沓而至,這處老舊小區成了打卡熱地。

  從初中讀書“吃”到工作,25歲的小黃可謂小區的資深“吃貨”。逢周末,他就和朋友來此大飽口福。對他來說,來這,芭蕉卷是必點,“買回后,不放油烤,香蕉葉的味進到飯里,聞到焦味后裝盤吃,真的是very good”。必嘗的美食還有熱騰騰的腸粉,米皮輕薄潤滑,淋上越南特色醬汁,大快朵頤的氣息撲面而來。臨走再捎上一份咖喱飯和一杯越南滴漏咖啡,犒勞中午的胃,這趟值了。

  聽聞小區征遷的消息,小黃有些遺憾,“長大了都會來這邊逛逛,這里的美食已成為一種情懷和鄉愁”。不少食客告訴記者,希望改造重建后,還能回這吃“南洋美味”。

  在這住了幾十年的越南歸僑阿寶,更不舍的是小區的暖暖人情。

  2005年,阿寶在廚房外放幾把桌椅,賣起在越南讀書時常吃的腸粉,“把回憶中的味道做起來”。小區路窄,阿寶的攤位有時妨礙老人家走路,“但老人家很體諒,沒怪過”。平日里,他也給老人送些腸粉、花生醬和自制的涼拌菜。來往間,大家相處愈發熱絡。收攤后,閑下來的攤主、下樓遛彎的老人、買完菜回來的住戶,常聚在阿寶的廚房外,用混著粵語、閩南話、越南語的普通話嘮家常。

  十幾年來,歸僑老人下樓就可以吃到“越南味道”。阿寶遺憾,今后再吃就不方便了!袄先艘驗榘徇w有點難受,聊天時都說,不知四、五年后改造完能不能再見到!卑気p輕搖頭。

  憑借好口碑,華塑小區最近吸引到許多“自來水”網友在社交平臺自發宣傳。網紅打卡之風順勢吹到小區。慕名而來的人越來越多。

  下午,小吃賣完,仍有客人陸續到來。最近,來客常問的是:“這開到什么時候?”

  蘇馨見狀一一回應,“大部分開到過年”。

  蘇馨是越南歸僑,在小區榕樹下開了間小賣鋪,賣的是酸豆汁、雞肉干脆面、椰子排糖、榴蓮威化餅干等東南亞零食,優惠的價格和豐富的品類為她攬得一批忠實顧客。

  快過年了,蘇馨照例從隔壁賣長粽的攤位買了兩條,到時“切片后用油煎”,年夜飯上吃。越南人的團圓飯中,粽子是不可少的,寄以全家全年富足、安康的愿望。越南長粽與國內粽子類似,粽葉包捆糯米,以豬肉、綠豆沙做餡,不同之處是長圓筒形狀以及兩至三斤的重量。

  每逢節日,她尤其掛念海外的親人。這兩年,因疫情蘇馨不便出國,只能用視頻電話“天涯共此時”。蘇馨想起,小時候住在越南芒街,過年時,親朋好友與附近的華僑華人就聚在一起,幾十號人熱熱鬧鬧地吃年夜飯。餐桌上是大家動手做的咖喱飯、白斬雞、水煮鴨、扣肉,還有一片片煎得金黃的粽子。

  為制造春節氛圍,幾周前,福州街邊的綠化樹掛上電子彩燈!拔孱伭,很漂亮!蓖砩鲜諗偭,蘇馨就和丈夫到樹下走走。她說喜歡這樣的氛圍,熱熱鬧鬧像極了“小時候的感覺”。(完)